成都麻将规则入门|成都麻将教程
展覽公告|市場信息|展場紀事|北京文藝網畫廊|現場傳真|美術評論|美術訪談|經典導讀|創意設計|美術先鋒|理論家專欄|美術星空|美術家|微熱點@|美術學院

藝術投資獲利比販毒還高?藝術市場的陷阱

2019/08/19 15:29:54 來源:關鍵評論  作者:羅青
   
藝術品一手交易市場,多半發生在藝術家、經紀人與收藏家之間,可能是藝術家與收藏家直接交易,也可能是收藏家通過藝術經紀人與畫廊,間接購買。

blob.png


  藝術品一手交易市場,多半發生在藝術家、經紀人與收藏家之間,可能是藝術家與收藏家直接交易,也可能是收藏家通過藝術經紀人與畫廊,間接購買。一般人總認為,直接向畫家買畫,最為有利,其實不然。藏家收藏藝術品,第一目標,是要收購藝術家的代表作或精品;絕不會只以收藏價低的應酬作品、普通作品為滿足。如果藏家直接到畫室向藝術家買畫的話,那他理性挑選精品的機會,智性討論作品優劣的機會,就會大大的減少。到頭來,畫既沒有好好挑選,畫價又不便當面反覆磋商,最后的結果,反而有可能是藏家在選畫與畫價上,都不能如意盡興。


  以正常的藝術交易而言,藏家通過畫廊買畫,最為有利。在畫廊中,藏家可以盡情翻閱有關畫家的資料,大膽問詢或尖銳辯論美學問題,反覆比較討論個別作品的優劣,以及坦白抒發個人的品味偏好。畫廊是藏家廣泛學習鑒賞藝術的最佳場所,是提升品味的進階之處。比起只提供印刷資料的學校美術教育,比起只可遠觀不可近玩的美術館,畫廊提供各種藝品實物,方便觀賞者近距離分析,滿足直接碰觸的欲望,接下來是議價購藏,直接占有,朝夕相伴,完成藝術收藏的初步歷程。今后藏品的處理,仍然可以委托畫廊經手,使藏家與畫廊的關系,可以維持好幾個世代。


  收藏如要成家,非要在好學深思的基礎上,選擇特定目標,志向專一,實習經年不可,其原則如下:


  只收一家之各個時期的各種題材之代表作,努力闡明其創作、理論與時代的深層關系。


  只收一種題材,如“美人畫”、“鐘馗畫”……等,鎖定一個時期,如十八、十九世紀,并依編年體系,遍收各家精品,以彰顯畫法、美學與時代社會的變遷。


  志向野心大的,可以收藏一兩位或一組過去被大家忽略的畫家,集合他們各個時期各種題材的精品,以便闡明其共同的風格特色與美學特質,然后進一步,致力改寫藝術史,或添補傳統藝術史之不足,證明自己的藝術洞察力與鑒別力。


  對古代繪畫鑒別力不足者,可以收藏一組有潛力的當代畫家精品,與當代藝評家與藝術史家,不斷研究、修正、切磋、辯論,耐心印證自己的見解與愿景。


  上述活動的理想合作者,仍是畫廊或古董店的藝術經紀人。收藏家與經紀人的關系,是藝術投資的合作股東關系,其關系之維持,應該是長久的,可以綿延祖孫三代。收藏家通過經紀人,搜集藝術資訊,探討藝術知識,切磋藝術品味,最后購買或出讓藝術品。


  因此,畫廊經紀人與藝術家、收藏家的理想關系,應該是合伙人關系,彼此之間,應該以誠相待,不應專事炒作,害人害己。畫廊或古董店對自己所賣出的每一張畫,都應有負責到底的態度。今后此畫的轉讓、拍賣……等事宜,在收取一定的傭金后,畫廊都應主動協助藏家辦理。而畫廊在售畫時,也要挑選買家,不會為眼前近利,把藝術家的畫作,隨意大量拋售給商業炒手,破壞整個藝術市場行情。


  以藏家買家的立場而言,藝術知識越豐富,欣賞水準越高超,就越不會輕易為了近利,隨意轉讓手中藏畫。這種買家惜售的情形,對畫廊最有利,對整個藝術市場,也會造成良性循環。收藏、收藏,顧名思義,是要買進藝術品,以便長久相隨。收藏家隨時可把藝術品從庫房調出,近觀把玩,盡情欣賞。因此,藏家收藏,絕不會買后立刻轉手出賣,賺取差價而已。一件蟄伏多年的精品,通過畫廊之手,審慎轉賣多次,當會造成畫價不斷上漲的局面,這對畫廊、藝術家及藏家,都有好處,是標準的三贏局面。若是藏家直接送拍,也易拍得高價。


  理想的狀況是,藏家一旦與某家畫廊,建立了互信互利的關系,此一關系可以維持祖孫數代。此后,同一藏家,在市場上任何地方購買任何藝術品,都可通過他的“關系畫廊”進行,充分運用同行資源優勢,從而獲得最佳的品質與最好的價格。如果,藏家通過“關系畫廊”的運作,仍然無法取得想要購藏的藝術品,那只有通過拍賣市場,以競拍方式取得。


  不過,上述一切理想狀況的出現,有一個重要先決條件,那就是畫家的行事作為,內行而理性。畢竟,畫家是畫作與畫價的主宰,畫什么?怎么畫?畫多少?價格如何?都由畫家做最后決定。畫家是畫價的最初創造者,也是畫價最終的承接人與維護者。一個畫家,如果放任自己的作品,在市場大量流通,隨意由人壟斷炒作,最后畫價崩盤,出面維持畫價的,只有畫家本人,屆時的慘況,可想而知。


  在農業社會時代,品味保守,交通不易,一個畫家好不容易,創造出自家風格,但苦于傳播工具不夠,無法迅速推廣;只有通過弟子的力量,復制師門風格,向外推廣。流傳在外的作品,因天災人禍,惡劣氣候,損失泰半,再加上保存困難及各種意外,而百不傳一,根本無法盡數而完整的,保持作品原樣,代代流傳下去。例如五代北宋名家李成的山水畫,傳到北宋末期米元章時代,才不過一百多年,便已稀若星鳳,一畫難求了。


  于是古代畫家只好采取兩種辦法,來克服傳播、推廣、流傳的問題:一是不斷多畫,一畫多本,一稿、二稿、三稿,以多取勝,以冀廣為分布流傳;二是廣授門生徒弟,以忠實傳播師門家法為主要藝術任務。在這種情況下,老師一定要使學生成為自家風格的影印機或再傳者,希望自己所創造的新畫風,能隨徒弟的足跡,四處流傳。因此,古畫多有副本,或一本多畫,流傳于后。這些畫作,一經商人刻意改款偽造,銳意臨摹響拓,便會造成偽畫滿天下的禍患,對畫家、畫廊、藏家,都是可怕的夢魘。


  現代畫家,主張一人一派,一旦有獨特的創作問世,必先彩色精印畫片畫集,數量高達千頁萬冊,圖版逼真,下原跡一等,可以在短時間內,突破時空,分送、寄送、銷售全世界,廣為流傳。現在有了互聯網,傳送圖片于轉瞬之間,即流遍全世界。故現代畫家,不再依靠教授門徒或重復多畫這兩項法寶,來傳播自家之新創畫風。現代畫家每一張創作,皆應獨一無二,不可自我重復,也無需他人模仿。市面如有需要,可購買復制品,或版畫再制品即可。因此量少質精,便成了現代畫家的重要座右銘,畫家、畫廊、藏家,皆不可輕而忽之。而畫家、畫商詳細紀錄畫作的來源與編年,亦成為藝術市場重要工作之一,務必使每一件作品的源頭身分,記載清楚明確。畫作身分傳承,有了完整紀錄,可以省卻許多日后的真偽爭議,對藝術市場而言,功德無量。


  在十九世紀以前,詳細紀錄自家所有創作的畫家,只有戴熙(1801-1860)一人。他的《習苦齋畫絮》,又名《戴文節題畫類編》,共十卷,出版于一八九三年。此書原為戴熙的日記手錄,以題畫跋文為主,后經整理,以“卷冊、大幅、橫幅、立幅、紈扇、雜件”等六項分類編次,幾乎紀錄了戴氏全部畫作,成書付梓,為研究戴畫真偽的最佳參考,但也為做偽者,提供了基本參考資料。


  清代畫家在太平天國之役中,守杭州城而殉國者,只有戴醇士與湯雨生(1778-1853)二人。故此二家之畫,在十九世紀末,特別受到收藏家及骨董商的珍愛,因此偽畫也特多。清末民初時,有古畫販子,專門依據《習苦齋畫絮》中的文字資料,分工制作戴畫,幾可亂真。然細察偽作的畫法與書法,則破綻處處,如要辨偽,也并不困難。因此《畫絮》又成了最佳辨偽的工具書。二十世紀詳細紀錄自家畫作的畫家僅有陶鏞(1895-1985)一人,他的《冷月畫識》五冊,記載了他大部分的重要精品,值得參考。


  畫家依靠學生親朋介紹賣畫,如在自家畫室中進行,難免疲于交接應酬之苦,欠下人情難償之債,費時費事費精神;如交給畫廊經紀人抽成代售,則耳根要清靜許多,樂得擺脫俗事,可以專心作畫。以畫家的觀點看來,要能售畫,當然是多多益善,歡迎各方臻賞選藏。然而,在短期之內,過分集中把畫出售給同一藏家或掮客,也要冒未來遭到大量拋售的風險。理想的狀況是,買畫的藏家,對畫家作品,在形式、內容與美學上,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與熱愛,一旦購藏,輕易不肯轉讓。而畫家各個時期的作品,都能分批分時,平均賣出,藏畫于大眾,流傳于社會各地,甚或世界各國,成為國家或世界文化的共同精神財產。


  從買家的觀點看,應對藏品的價值,有正確認識的門徑與復雜評估的能力。認識越正確,眼光越長遠,對密藏到手的作品,也就越迷戀珍惜,絕不會為圖一時漲價小利,輕易轉讓。如果有百分之七十的買家,對手中的藏品,鑒賞精到,估價誠實,認真惜售,那藝術市場的繁榮與熱絡是必然的。如果百分之七十的買家,都抱著投機的心態,拼命炒作畫價,左手進右手出,那藝術市場便是一個大起大落、冷熱無常的吃人市場。


  最糟糕的情況是,經紀人與部分買家聯手,包買壟斷畫家一定時期的全部作品,指導畫作的內容與方向,以便控制畫價升降。這些藝術掮客,通常是挑選一位尚未出名的年輕藝術家,掌握買斷他近期的全部畫作,透過畫廊或拍賣會,專門從事短期循環式的漲價炒作。他們把年輕畫家一定數量的畫作,分批連環出售,賣出再買回,以梯階調價來支撐不斷漲價的假象,等到畫價翻上數倍、數十倍、數百倍后,開始以比當時市場稍微低一點的價格,分批分處,出清庫底存貨,以便大幅賺取價差;然后,悄悄放棄繼續支撐該畫家的市場價格,任由畫家與其畫價,在市面上自生自滅。


  剛過世不久的天才名畫家陳逸飛,便是例子,他生前深受炒作之害,而又有苦說不出,只好放棄繪畫,轉業其他,或拍攝電影,或規劃藝文新區,積勞成疾,英年早逝。此時,大賺一票的經紀人與買家,可以重起爐灶,另覓一名新進而畫作有“賣相”的年輕畫家,再度如法泡制一番。反正對藝術販子來說,市場上,價格低賤,志愿待宰,等待炒作的年輕畫家,多如過江之鯽,永遠不虞匱乏。


  天才藝術家、誠實藝術經紀人、精鑒收藏家是藝術市場上的“創新要素”,而公正藝評家、嚴謹美術史家、慧眼有膽的美術館、遠見有識的美術出版主編,則是藝術市場上不可或缺的“監督要素”,二者相輔相成,保證了藝術市場的平衡運作與發展。


  兩組要素之間,共創良好而正面的關系,是維系正常拍賣市場合理發展的關鍵。任何拍賣市場,如果跳過了“監督要素”的嚴格檢驗,那就是一個容易造成藝術景氣泡沫化的陷阱,一個成熟理性的藝術界,所要極力避免的,就是這種讓人在不知不覺間陷入自我毀滅的愚昧與瘋狂。


  上述所言的各項藝術準則,都是朝最理想的狀況,規劃設定,難免有期望陳義過高,迂腐書呆之病,等閑無法輕易完全實踐。然而吾人行事立業,貴在取法乎上,至少也要對“上”的目標與憧憬,有深切的了解。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,有了高遠宏大的理想、目標與方向,何愁沒有接近的一天?


  (編輯:李思)


注: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,均為原作者的觀點。凡本網轉載的文章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等文件資料,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。

掃描瀏覽
北京文藝網手機版

掃描關注
北京文藝網官方微信

返回首頁

相關文章


地址∶北京市朝陽區霞光里15號霄云中心B座710 郵編:100028 電話∶010-69387882
河北省保定市復興中路1196號 郵編:071051 電話:0312-3199988
北京文藝網版權所有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京ICP備12048767號 公司營業執照:91110105802944599P
北京文藝網授權法律顧問單位:北京實景律師事務所

恒溫恒濕實驗室 干式電機消防泵
成都麻将规则入门 内蒙古十一选五杀号技巧公式 下载娱网棋牌官网 双色球蓝球单双确定方法 双色求坐标 体彩陕西十一选五44期 吉祥棋牌官网手机版 福彩双色球开奖历史记录查询 网络棋牌赌博可以操控吗 重庆百变王牌助手 棋牌平台刷流水